Tqirst

永远不会再找你。

24h

1月18日 9:35PM.
“不听话的孩子,要受到惩罚。”
“不…”

1月19日 7:23AM.
清晨的阳光明媚和暖地洒在寂寥的冬日,温暖了从黑夜中苏醒的世界,万物都被镀上了金色。窗外的鸟唧唧喳喳叫个不停,清脆悦耳。风撩起月白的窗幔,寒气入侵暖和的室内。
床上的人依旧安详地阖着眼眸,水蓝色的发丝散落在白色的枕头上,白皙的肌肤上残留着深深浅浅的青紫色的爱。也许是因为感到寒冷,他无意识地向身边的红发男人怀着缩了缩,蹭蹭男人的手臂,以汲取更多的温暖。
红发男人被对方的动作弄醒,看到自己怀里的人,愉悦地勾起嘴角,抱有几分戏谑和欺负的意味,用自己白皙修长的手指捏住对方小巧的鼻子,恶劣地欣赏他因为呼吸不畅而染上红晕的面颊。终于,怀着的人因为缺氧而醒来,他的眼角湿润,蓝色的眼眸像是澄清透明的水,映照着红发男人的面孔。

1月19日 8:16AM.
“你是谁?”有着水色头发和瞳色的男人问。
“赤司征十郎。”对面的人一个人摆弄着棋盘上的棋子。
“那么我是谁?”
“黑子哲也。”
“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和我是什么关系?还有,为什么我什么也记不起来?”黑子哲也神经质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情绪激动。也是,任谁一觉醒来后失去了记忆都会如此吧。
而对面的赤司征十郎还是一副冷静而淡漠的样子,镇静得叫黑子甚至想冲上前去挥拳揍他一顿。当然,这也只是停留在幻想这一层面上罢了,付诸实践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1月19日 9:34AM.
虽然赤司告诉黑子他的失忆只是一场车祸后的后遗症,也宣告了二人恋人的关系,又解释了黑子陆续提出的问题。但黑子仍然无法无所顾忌的全然相信这个对自己来说还是陌生人的所谓恋人。不过,赤司征十郎的回答逻辑缜密,思维清晰,近乎完美,他还拿出了黑子和自己的身份证明,医院的诊断书和二人曾经的照片,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

1月19日 10:02AM.
黑子哲也总算是理清了自己混乱不堪的大脑,稍微平复了下心情后还是选择了相信赤司征十郎,毕竟他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

1月19日 11:37AM.
随意解决了午饭问题后,赤司征十郎告诉黑子自己有事情要去办,他去书房拿了个黑色的包后就离开了。临出门前,在黑子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浅浅的道别吻,惹得黑子一阵羞涩。赤司又嘱咐黑子一个人在家要乖之类的毫无营养的话,黑子反正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他只是像鸵鸟一样埋着脑袋,害羞的像个刚被破处的少女(我的天为什么我会用这种诡异的比喻)。

1月19日 1:45PM.
黑子哲也一个人在诺大的房子里转悠,希望可以触景生情以找回自己的记忆什么的。虽然知道成功的机率极乎为零,但是鉴于许多八点档肥皂剧中的失忆主人公都是靠这种方法找回记忆的,所以他还是选择了死马当活马医,没准上帝会眷顾他一下也说不定。

1月19日 3:00PM.
结果依旧没有半点收获,脑袋昏昏沉沉的,黑子决定还是去书房找本书看打发时间。书房很大,看起来也蛮有格调的,三面墙的书籍堪比小型书店,书架最上方还静静地安放着几把锋利的瑞士军刀和手枪模型,不过黑子对这些东西不大感兴趣。

1月19日 3:07PM.
在书架的最角落处找到了一本旧了的《基督山伯爵》,几乎没有经过思考,黑子便从书架上拿下这本书。人啊,无论失去记忆多少次,生来就注定的喜好是永远不会改变的。黑子哲也即便忘记了曾经的自己,却还是踏入了这个房间,翻开了这本书。读了无数遍的复仇的故事,本应烂熟于心的剧情,却又一次又一次消失在记忆的海洋里。

1月19日 4:47PM.
黑子专注地读着,在翻到下一页时发现书上被留有记号,碳黑的笔在上面圈了一个字“逃”。黑子困惑地眨了眨眼睛,不懂这毫无意义的记号究竟有什么用意。

1月19日 8:35PM.
去洗浴间洗了把脸,却意外地发现浴缸里泡着带血的衬衣和手套。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的黑子哲也,肩头微微耸动。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被血渍染脏的衣物就让他接近崩溃,没来由的悲伤袭来,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啪嗒啪嗒砸在地上。胸口很痛,他虚脱般的跪坐在冰冷刺骨的地上,哭的喑哑不成调子。

1月19日 9:00PM.
记忆被切除斑驳断裂的碎片,散落满地,又被重新拼凑。思绪跨越到那个遥远又寒冷的冬日,雪花纷纷扬扬落入时光的海。黑子哲也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他悲愤地用拳头捶着地,以此宣泄情绪。旧的影像斑驳模糊,却在一瞬间呼啸而过。他看到了黄濑凉太,他站在时间隧道的另一条端,风吹起来他的黑色大围巾,他笑的灿烂,像是冬天里的太阳一样温暖。啊,还有青峰大辉,那个男人叼着一支烟,向他招手,眼底是悲凉的沧桑。还有一晃而过的许多人眼影,皱着眉头的绿间,啃着美味棒的紫原…
最后,他们都倒在了血泊中。身后,是手中拿着一把刀的赤司征十郎。

1月19日 9:33PM.
黑子哲也好想记起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他回到客厅,窝在沙发上。直到看见赤司早上下的那盘还没有被打乱的棋,他发疯般的从沙发上跳起,朝屋外跑去。但是上帝实在是不宠爱他,好死不死撞上了回家的赤司征十郎。他的身上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看见要逃走的黑子哲也,突然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1月19日 9:35PM
“啧,哲也,我说过的吧。不乖的孩子要受到惩罚哦。”
“滚开…不…”

1月20日 7:23AM.
“你是谁?”
“赤司征十郎。”
“那我又是谁?”
“黑子哲也。”
“为什么我会和你睡在一起?”
“因为我们是恋人啊。”

评论(12)

热度(40)